2020珠宝新趋势中,我们看到的是机遇还是挑战?

      [黄金城珠宝 今日视点]2020年伊始,我们似乎就进入了“困难模式”,此次疫情来势汹涌,大家纷纷开启“家里蹲”。在这段空闲的时间里,我们不妨回顾过往憧憬未来,看看2020年珠宝圈会有哪些新趋势。


Trend 1:珠宝市场份额调整

LVMH收购
Tiffany&Co.
蒂芙尼

      在风云万变的奢侈行业,只有把强大的砝码都掌握在手中才有可能成为最大的赢家。去年年底,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团LVMH以每股135美元约合162亿美元现金的价格拿下美国奢侈珠宝品牌Tiffany&Co.蒂芙尼。

LVMH集团和蒂芙尼2018年的收益       目前LVMH旗下拥有
宝格丽、Repossi等珠宝品牌,但其
手表和珠宝部门前三季度收入增长8%至32.61亿欧元,仅占总收入的8.4%,收购蒂芙尼将进一步巩固LVMH在奢侈品行业的领先地位,2020年LVMH集团昂首阔步,大步进军珠宝等硬奢侈品领域,与历峰集团抢夺市场份额。

de GRISOGONO帝致店铺       有些珠宝品牌可能迎来全新机遇,而另一边有些品牌却撑不到“春天”的到来。瑞士奢华珠宝品牌de GRISOGONO前不久宣布,由于无法找到愿意接手的买家,公司正式申请破产。

de GRISOGONO帝致 Creation 1
项链,中间镶嵌一枚163.41克拉D色type IIA无瑕钻石,3370万美元成交   de GRISOGONO
示,他们在过去几个月里一直在寻找愿意收购品牌的买家,但是始终未能如愿。他们声明中表示:“在没有现有股东的财务支持,也没能找到愿意收购的买家的情况下,公司的偿债能力已经难以得到保证,让我们无法继续运营业务。”如果品牌的破产申请通过,其在瑞士境内的员工将全部失业,但是de GRISOGONO并未透露会如何处理在全球的13家精品店。
黄金城珠宝有话说:目前世界上最大的三家奢侈品集团:LVMH集团,开云集团以及历峰集团几乎囊括了大家熟知的品牌,部分家族企业最后也被归入其中。而一些未被集团收购的品牌以及家族企业面对这场“财团混战”的时候,是够依旧能够保全自己未来也需要打个疑问号。


Trend 2:
个性化产品兴起

Boucheron
宝诗龙 Jack de Boucheron系列 项链       显然,刻字服务已经成了不少品牌的“基础服务”,刻上名字、日期或密语能让珠宝成为铭记重要时刻的见证,但人们正在朝着珠宝个性化表达迈进,于是有些珠宝商推出的新产品,可以让客户进行调整和个性化设置,而无需花费大量精力并从头开始委托定制珠宝。例如Boucheron宝诗龙推出的全新Jack de Boucheron系列中的插头设计,打破了珠宝的局限性,让其变得更灵活百变。
黄金城珠宝有话说:目前,年轻人成为奢侈品消费主力,对于他们而言,他们更愿意为个性化产品买单,可拆卸设计让消费者变相参与产品的设计和创作,仅仅需要通过改变珠宝的部分零件就能打造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产品,另一方面这一举措还能变相促进消费者回购,增加销量。


Trend 3:
珠宝品牌也爱联名

COMME des GARÇONS×
Mikimoto
御木本合作系列       Mikimoto御木本日前与COMME des GARÇONS推出联名合作系列,此次联名以项链为主打,以乳白色南洋珍珠及日本Akoya珍珠搭配上CDG的品牌LOGO相结合,让整个设计呈现一股前卫又复古的反差感。该系列售价在2800美元到39000美元不等,将于2月中旬在全球COMME des GARÇONS和Dover Street Market商店以及东京银座的Mikimoto两家旗舰店发售。

施华洛世奇×故宫宫廷文化 合作系列

      而在2019年底,施华洛世奇与故宫联手推出的福到新年全新系列,从故宫博物院馆藏文物中提取灵感,以红、黄、绿、蓝、粉作为新作的主色调,并且巧妙地将“福到”(倒福)的寓意融合其中,这一全新系列从官宣首发就深受欢迎,部分款式在开售不久后就售罄。

黄金城珠宝有话说:奥美中国的最新调研白皮书《让奢侈品牌更有意义》显示,在中国这个买走全球三分之一奢侈品的国家,千禧一代的消费总额占比从 2016 年的 45% 增长到 2020 年的 53%。作为奢侈品消费大军,中国千禧一代的消费观绝对会影响奢侈品牌的未来发展方向。越来越多年轻消费者在购买珠宝时,不再像他们的上一代那么注重宝石的大小和品质,而是更看重珠宝品牌的文化背景和设计的独特性。

Trend 4:“硬奢”之争愈发激烈

Sewelo钻石原石

      据外媒报道,今年1月路易威登购买下世界第二大、重达1758克拉的钻石原石“Sewelo”,“Sewelo”原意为“罕有的发现”,钻石采矿商卢卡拉(LUCARA)去年4月在非洲博茨瓦纳(Botswana)开采到这块钻石。

Sewelo钻石原石

     路易威登首席执行官布克(Michael Burke)表示:“没有人预料到我们如此重视珠宝,我想这会让竞争更加刺激,唤醒整个产业”。路易威登自2012年正式进军珠宝市场,并在巴黎开设了第一家店面,如今这个举动给路易威登带去了极大的曝光度,也彰显了其对高级珠宝业务的决心。

Gucci
古驰 Hortus Deliciarum欢愉之园 高级珠宝系列 

      另一边,大家熟知的以服饰为主打的奢侈品牌也纷纷瞄准高级珠宝市场。2019年3月,阿玛尼Giorgio Armani推出了Giorgio Armani Privé高级珠宝定制系列;2019年5月,Prada推出了第一批以金饰为主的高级珠宝系列;2019年7月,开云集团核心品牌Gucci推出首个高级珠宝系列——Hortus Deliciarum欢愉之园。

黄金城珠宝有话说:贝恩咨询的研究显示,2018年全球珠宝市场规模达180亿欧元,同比增长7%。这一增速已经超过了奢侈品箱包和配饰市场。2020年奢侈品巨头们在硬奢上的争夺只会愈发激烈,毕竟这块大蛋糕,谁不想多分一点。高级珠宝上运用的宝石少而珍贵,因为储量极少且不可再生的稀缺性,更具有市场潜力。加上近几年全球经济步入“弱周期”,波动、震荡态势下,高级珠宝因具有保值、避险功能,受到不少投资者的关爱。所以谁现在占据了高级珠宝市场的制高点,就有机会成为硬奢领域未来的领导者,对于品牌来说,高级珠宝自然是一个非常好的突破口。


Trend 5:
半宝石运用的加强

 
De Beers
戴比尔斯 Enchanted Lotus系列
吊坠       De Beers戴比尔斯Enchanted Lotus系列在2019年新增四款作品,依旧以经典的莲花造型为主打,但产品以绿松石以及珍珠母贝两种全新珍稀材质呈现。

Tiffany&Co. 蒂芙尼Tiffany T系列 吊坠      而蒂芙尼在Tiffany T系列中推出的新品不仅在造型上做出改变,也同样增加了绿松石、珍珠母贝以及虎眼石等半宝石。
黄金城珠宝有话说: 可以看见的是,近几年品牌为了扩充产品,在原有的经典设计中加入了绿松石、孔雀石、青金石以及珍珠母贝等宝石,相信在2020年,这几个种类的宝石依旧会经常出现在各大品牌产品当中。一方面,传统四大宝石资源愈发稀缺,品质优异的往往价格也非常惊人,一般的消费者很难承担。另一方面,四大宝石颜色相对比较单一,其他宝石的加入能提供新的设计思路,同时也让消费者有更多选择。这些宝石的价值更多体现在其个性,而不是其本身。


Trend 6:
强化线上销售渠道

Cartier卡地亚在天猫开设旗舰店       如果说两年前,在微信小程序开设精品店只是品牌一次试水,那到了2019年,微信线上精品店已经成了品牌布局中必不可少的一步,如今有些品牌甚至扩大线上销售渠道,例如
卡地亚在前不久在天猫开设品牌旗舰店。卡地亚全球首席执行官思礼乐表示:“天猫官方旗舰店的上线是卡地亚在华长期发展的里程碑,这一战略举措将为卡地亚提供重要的机会,以融入中国快速发展的新零售环境。”

黄金城珠宝有话说:许多品牌开始了内地店铺的扩张,但很多三四线城市依旧难以顾及,因此线上商城显得尤为重要。天猫的奢侈品销售平台Luxury Pavilion的2019年奢侈品整体成交额和成交人数增长均获得超过1.3倍的增长,天猫618期间三至六线城市奢侈品的消费增速已经比一二线城市还要高出18%,进行奢侈品消费的三线及以下城市用户增长近40%。此次恰逢疫情发生在奢侈品行业如今最为依赖的中国市场,线下各地都处于封闭式状态,而珠宝奢侈品行业相信也会因此受挫,不过被限制出行的消费者们也因此愿意花更多的时间在社交平台上打发时间、消除焦虑,此次疫情也许会让更多的品牌意识到电商的重要性。

      目前,疫情还为完全消除,建议大家还是严格在家待命。这次的疫情不仅让我们的日常生活习惯有了很大的改变,对各行各业也都有不小的影响,2020珠宝新趋势中,你看到的是机遇还是挑战?(图/文 黄金城珠宝 Echo)